1. 首页 > 养生资讯 > 养生禁忌

养生猪苓汤禁忌,慢性肾盂肾炎不能吃什么?

慢性肾盂肾炎是细菌感染肾脏引起的慢性炎症,病变主要侵犯肾间质、 肾盂、肾盏组织养生猪苓汤禁忌。大多数患者由急性肾盂肾炎反复发作迁延而来,半数患 者有急性病史,90%以上患者有尿路梗阻或膀胱、输尿管反流因素。慢性 肾盂肾炎患者慢性肾衰的发生率为18.6%~37.5%。慢性肾盂肾炎所致 的慢性肾衰约占慢性肾衰病例总数的20%。

慢性肾盂肾炎主要是由细菌感染所引起,致病菌与急性肾盂肾炎基本 相似,但大肠埃希菌、变形杆菌、绿脓杆菌、粪链球菌、葡萄球菌以及耐 药性菌株所占的比例要多些。有些学者认为急性肾盂肾炎经治疗后,致病 菌虽已消灭,但病灶瘢痕内仍可留有细菌抗原,它们引起机体产生免疫反 应,使炎症不能痊愈,或者是细菌抗原与破坏了的肾组织相结合,成为复 合抗原,继发地引起自身免疫反应,导致炎症持续不愈转为慢性。此外, 反复使用泌尿系器械检查、妊娠、长期使用免疫抑制药、化疗的患者,肾 盂肾炎也容易转为慢性。慢性肾盂肾炎的病理改变主要表现为肾盂及肾盏 的慢性炎症,肾盂扩大、畸形,肾皮质及乳头部有瘢痕形成,肾脏缩小, 两侧改变常不对称,肾髓质变形,肾盂肾盏黏膜及输尿管壁增厚,严重患 者肾实质广泛萎缩;光镜显示肾间质内有淋巴细胞、单核细胞浸润。

在漫长的慢性肾盂肾炎病程中,大部分时间可无明显的尿频、尿急、 尿痛等自觉症状,其主要表现是真性细菌尿,不同程度的尿浓缩功能障碍, 以及在尿中有少量白细胞和蛋白。若有长期或反复发作尿路感染病史,在 晚期可有贫血,有些患者可有高血压。典型发作患者以尿路刺激征为主, 全身症状较轻,可有轻度发热,腹部及肾区叩击痛。少数患者可无尿路刺 激征,仅表现为长期低热、血压升高、间断性血尿、贫血、水肿、慢性肾 功能受损等。临床上可分为:

1.复发型 是慢性肾盂肾炎的主要类型,患者原有急性肾盂肾炎病史, 以后反复发作,主要表现为膀胱刺激征,可伴有低热或中等发热及腰部酸 痛,部分患者有轻度面部或下肢浮肿。

2.血尿型 少数患者发作时除有轻度膀胱刺激征外,反复出现血尿, 大多数为镜下血尿,尿色暗红而混浊,多伴有腰酸或腰痛。

3.低热型 无膀胱刺激征,仅有腰酸腰痛、低热、头晕、乏力、食欲减退、 体重减轻、面色萎黄等。

4.高血压型 约有1/2患者在病程中出现高血压,并可发展为急进 型高血压。常伴有贫血,但无明显的蛋白尿,水肿多不显著。

5.隐匿型 患者既无明显的全身症状亦无膀胱刺激征,但尿中含有 大量细菌,病变呈隐袭性发展。

6.肾衰型 病变初期就出现慢性肾功能不全,表现为恶心呕吐,头 晕乏力等症,血肌酐和尿素氮升高,在肾衰出现前可有夜尿增多的表现, 并可伴有高血压和无症状细菌尿。

【诊断与鉴别诊断】

(一)诊断

有长期尿路感染病史,患肾盂肾炎,病程超过6个月以上未愈者,即 为慢性肾盂肾炎。少数症状不典型的慢性肾盂肾炎是因为有下述情况而发 现的:

1.在健康体检中,无意地发现轻度蛋白尿、脓尿。或在没有怀疑肾 脏病的情况下,无意中发现血尿素氮升高。

2.患者出现疲倦,贫血,消瘦,食欲不振,腰酸腿困,甚至夜尿频数, 恶心呕吐等症状,化验有肾功能不全,而以前却不知道有肾脏病。

3.患者因高血压,眼睑浮肿,腰痛前来就诊。

对于上述情况,做尿细菌定量培养、静脉肾盂造影及肾功能有关检查, 结合病史和体征,可以确诊为慢性肾盂肾炎。

(二)鉴别诊断

1.肾结核 肾结核最常见的症状为尿路刺激征、血尿和腰痛,此最 易与慢性肾盂肾炎相混淆。但肾结核多伴有肺或其他部位的结核病,伴 全身中毒症状,如低热、盗汗、乏力等。结核菌素试验 ( ),尿培养分 离出结核杆菌,静脉肾盂造影、CT和 (或)磁共振检查可资鉴别。

2.慢性肾小球肾炎 本病在高血压、水肿和尿路刺激症状不明显时 与慢性肾盂肾炎非急性发作期相似,但有含量较多的蛋白尿,以中大分子 以上的蛋白为主,有肾小球滤过功能受损,X线肾造影显示两肾同样缩小、 外形光整,无肾盂肾盏变形,可予以鉴别。

【中医论述及诊治】

(一)病因病机

根据慢性肾盂肾炎的临床表现,应属于中医 “劳淋”“血淋”“膏淋” 的范畴,晚期并发肾衰竭则属于 “关格”和 “溺毒”。

明代医家张景岳在 《景岳全书·淋浊》中指出:“淋之为病,小便痛 涩滴沥,欲去不去,欲止不止者是也……然淋之初病,无不由乎热剧,无 容辨矣,但有久服寒凉而不愈者,又有淋久不止及痛涩皆去,而膏液不已, 淋如白浊者,此惟中气下陷及命门不固之证也,故必以脉以证而察其为寒、 为热、为虚,庶乎治不致误。”此说与西医对慢性肾盂肾炎多由急性肾盂肾 炎及下尿路感染而致的病因描述颇为相似。而在诊治方面又提出了中医审 其脉证,辨证求因而施治的特点。

根据临证体会,慢性肾盂肾炎的发生多由淋证久治不愈或失治、误治, 正虚邪恋而导致。正虚方面以肾虚为主,进而可涉及膀胱、脾、胃、三焦 等其他脏腑。邪实以湿热为主,湿热蕴结亦可化毒;或阻滞脉络,气滞血 凝而生瘀血。若肾脾阳虚太甚,寒浊内生,病情从阴化寒,则形成虚寒为 主的证候;亦可因久病气阴亏耗,加之脾虚,气血化源匮乏而致气血两虚; 病深日久肾脾俱衰,邪遏三焦,气化不行,转为关格、溺毒垂危证候。种 种变证不一而足,临床自当审证求因,辨证论治,治随证转。

(二)辨证论治

1.少阴阴虚,湿热稽留

症状:尿频、尿急、尿痛,或小便淋沥不畅,反复发作,日久不愈, 伴有头晕耳鸣,腰痛,腿膝酸软,低热或潮热,口干咽燥,甚则盗汗,尿血。 舌红少苔或苔根部黄腻,脉细数。

治法:滋补肾阴,清利湿热。

方药:猪苓汤化裁 (以生地易阿胶再加味)。生地黄15g,猪苓15g, 泽泻12g,滑石15g,茯苓15g,怀牛膝15g,续断12g,金钱草30g,女 贞子15g,炒黄芩10g。每日1剂,水煎服。

随症化裁:

(1) 头晕耳鸣,血压偏高者,加天麻12g,草决明15g,钩藤15g, 以平肝息风、降压。

(2)低热或潮热不退者,加银柴胡15g,胡黄连6g,青蒿15g,以清 退虚热。

(3)腰痛较甚者,加狗脊15g,续断15g,以补肾利腰。

(4)盗汗甚者,加浮小麦30g,五味子12g,以益阴敛汗。

(5)尿血者,加小蓟15g,侧柏叶25g,黄柏12g,以清热凉血止血。

2.气阴两虚,湿热留滞

症状:尿频、尿急、尿痛,或小便淋沥不畅,反复发作,日久不愈, 腰膝酸软,神疲乏力,眩晕耳鸣,低热或手足心热,口干舌燥,形体消瘦, 面目浮肿或下肢微肿。舌淡、苔薄白或根部黄腻,脉细弱或细数无力。

治法:滋肾健脾,清热利湿。

方药:参芪知柏地黄汤加味。太子参12g,黄芪 30g,知母12g,黄柏 12g,生地15g,山茱萸12g,山药15g,丹皮12g,泽泻12g,茯苓15g, 萹蓄30g,蒲公英15g。每日1剂,水煎服。

随症化裁:

(1)腰膝酸软者,加续断12g,狗脊15g,杜仲15g,以补肾利腰膝。

(2) 肾盂积水者,加泽兰15g,猪苓15g,以利水化瘀。

(3) 尿混浊,有积脓者,加金银花20g,连翘15g,紫花地丁15g, 萆薢15g,以清热解毒,化浊通淋。

(4) 低热或手足心热较甚者,加知母12g,地骨皮15g,炙龟甲20g, 青蒿12g,以增育阴清虚热之效。

(5) 尿血者,加小蓟15g,白茅根30g,地榆15g,以凉血止血。

3.脾肾阳虚,湿浊缠绵

症状:久病不愈,遇劳即发,尿频、尿急、尿痛,或小便淋沥不畅, 腰膝酸软,食少神疲,少腹坠胀,甚则畏寒肢冷,大便溏薄,夜尿频数。 舌淡、苔薄白或腻,脉沉细无力。

治法:温补脾肾,清化湿浊。

方药:无比薯蓣丸 (《备急千金要方》)化裁。怀山药15g,熟地15g, 巴戟天15g,肉苁蓉12g,杜仲15g,菟丝子15g,怀牛膝15g,茯苓15g, 泽泻12g,篇蓄30g,山茱萸12g,萆薢15g,车前子15g。每日1剂,水煎服。

随症化裁:

(1)少腹坠胀者,加党参15g,黄芪 25g,升麻10g,以补气升阳。

(2)畏寒肢冷者,加干姜8g,肉桂6g,制附片8g (先煎),以温壮 肾脾之阳气。

(3)瘀水相搏,颜面下肢浮肿,腰及少腹疼痛,舌质紫暗者,加丹参 15g,泽兰15g,益母草25g,以活血化瘀利水。

(4)蛋白尿明显者,加金樱子20g,芡实25g,以固摄精微。

(5)尿血者,加三七5g,炒蒲黄12g,槐花15g,以止血化瘀。

4.气血瘀滞,湿热留恋

症状:尿频、尿急、尿痛,或小便淋沥不畅,反复发作,日久不愈, 腰部及腹部刺痛或胀痛,胸胁胀闷不舒。舌质紫暗或有瘀斑,脉细涩。

治法:理气化瘀,清利湿热。

方药:桃核承气汤合沉香散 (《三因极一病证方论·卷十二》)化裁。 沉香粉4g (冲服),酒大黄8g,桂枝8g,当归尾15g,赤芍12g,红花 10g,桃仁12g,川芎12g,石韦15g,王不留行15g,怀牛膝15g,生甘草 6g。每日1剂,水煎服。

5.湿热毒邪,蕴久急发

症状:尿频、尿急、尿痛,或小便淋沥不畅,反复发作,突然加重, 腰痛拒按,发热,烦躁不安,口干口苦。舌红、苔黄厚腻,脉滑数有力。

治法:清热解毒,利湿通淋。

方药:八正散化裁。篇蓄30g,瞿麦25g,滑石20g,泽泻12g,土 茯苓20g,车前草20g,山栀子12g,黄芩12g,大黄8g (后下),生甘草 6g,金钱草30g,金银花25g。每日1~1.5剂,水煎服。

随症化裁:

(1)高热不退,烦渴喜饮者,加生石膏30g,知母15g,柴胡15g, 以加强清解里热之力。

(2)尿血者,加小蓟20g,白茅根30g,以凉血止血。

(3)热退尿利之后,转为扶正为主,兼肃余邪。

【西医治疗】

1.一般治疗 多饮水,勤排尿 (对肾功能不全者恰当处理),禁食辛 辣饮食。适当加强营养,注意休息。控制高血压,纠正贫血,防止电解质 紊乱,预防夹杂新的细菌感染,应尽量避免导尿及尿路的器械检查和注意 阴部卫生。

2.去除诱因 对反复发作的患者应及早查出易感因素,去除诱因, 才能防止复发。

(1)手术解除尿路梗阻,纠正尿路畸形,防止尿液反流,必要时切除 一侧无功能的感染性肾脏。

(2) 积极治疗周围组织的慢性感染灶。

(3)尽量减少泌尿系诊治操作,如不可避免,应预防性使用抗生素。

(4) 加强锻炼,增强体质,提高机体的抗病能力。

3.抗感染治疗

(1) 抗菌治疗:使用抗生素的种类、剂量与一般急性肾盂肾炎相同, 但多采用联合用药,长疗程治疗。一般要根据药物敏感试验结果选择药敏 佳而毒性小的1~2种药物单独或联合治疗,时间为1~2周,停药5天 后复查尿培养,如仍有细菌生长,则可改用其他敏感抗生素治疗2~3周。 如反复治疗2~3个疗程,临床症状减轻,但尿细菌培养持续阳性者,可 使用抑菌疗法。

(2) 抑菌治疗:是低剂量、长疗程使用抗生素的一种治疗方法。其具 体方法是:患者每晚临睡前排空小便,口服1次抗生素,剂量为普通药物 剂量的1/2~1/3,连续用药6个月到2年。在抑菌治疗中如发现其他细 菌感染,可根据尿培养结果选择新的抗生素治疗,待感染控制后再进行长 期抑菌治疗。

【验案举隅】

(一)慢性肾盂肾炎(劳淋:肾阴虚,下焦湿热)

刘某,男,45岁,教师。1982年12月24日初诊。

病史:小便频数灼热,滴沥刺痛,遇劳及外感加剧2年余。患者于 1980年10月因感冒发热引起上述症状,在西安某医院诊断为 “急性肾盂 肾炎”,经治疗后热退症减,未再治疗,但尿道刺激不适症状一直存在, 并渐次加重,稍劳即剧,以致不能上课,频频登厕,日达30余次。乃赴 西安某医院经肾盂造影示:双侧肾盂肾盏显影欠佳。尿细菌培养有表皮葡 萄球菌生长,诊断为 “慢性肾盂肾炎”。但经多种抗生素、磺胺、呋喃类 药物及中药治疗乏效,即专程赴咸阳求医。

症状:小便频数,日达30余次,灼热疼痛,滴沥难下,腰屈不伸。舌偏红、 苔薄黄腻,脉沉细弦稍缓。

辨证:肾阴不足,湿热阻滞下焦之劳淋。

治法:滋阴清热,化湿通淋。

方药:生地黄12g,怀牛膝12g,桑寄生15g,猪苓15g,茯苓15g, 泽泻15g,滑石15g,金钱草30g,柴胡10g,黄芩9g,赤芍9g,益母草 20g,连翘15g。每日1剂,水煎分2次内服。

复诊 (12月30日):上药仅服6剂,诸症即减轻大半,后以上方减黄 芩,加黄芪15g。每日1剂,水煎,分2次内服。

服上药3个月,诸症尽失,尿细菌培养转为阴性。

(二)慢性肾盂肾炎(劳淋:肾脾气阴虚夹湿热留恋)

岳某,女,12岁,学生。1970年12月9日初诊。

病史:小便频涩而痛伴浮肿1年。患者于1年前发病,初起精神疲倦, 小便频数量少,并感涩痛,颜面轻度浮肿。先后在某职工医院及西安市某 医院诊治,小便常规化验发现有脓细胞;经尿培养有致病菌大肠埃希菌生 长,诊断为肾盂肾炎。给予抗生素及呋喃妥因等治疗数月,效果不明显, 后又转某中医院治疗月余,做尿培养仍见上述病菌,乃休学专来我院求治。

症状:疲乏无力,食欲欠佳,尿频而急,色黄量少,且感涩痛。望其 面黄少华、颜面眼睑浮肿,按其下肢轻度压陷性肿胀。若休息好则各症减轻, 稍劳累则各症加重。舌淡红少苔,脉弦细。

辨证:属于劳淋,本由于湿热蕴蓄下焦,侵及肾与膀胱所致。经久不愈, 湿热留恋,损及脾肾,遇劳则耗气损肾,病邪更为鸱张,故劳则剧,息则轻。

治法:宜先以清利湿热为主,佐以滋肾健脾;待病邪消退后,再以扶 正补肾为主。

方药:柴胡12g,黄芩6g,土茯苓6g,泽泻9g,萹蓄12g,金银花 12g,连翘12g,蒲公英12g,秦皮6g,生地黄6g,白术9g,茯苓9g,猪 苓6g。每日1剂,水煎分2次服。每服药1周,可间歇1~2日。

复诊 (1971年2月26日):自初诊之日至今,两个多月来均以此方为 基础方,有时略事加减,加入的药物有苍术6g,板蓝根12g,瞿麦9g;减 去的药物有连翘、蒲公英、猪苓等,共服48剂。现浮肿全消退,小便利, 偶尔还有尿急微痛。食欲增进,精神好转,脉细数,舌红、苔薄白。在此 期间做尿培养仅见白色葡萄球菌。治宜转为滋肾为主,佐以清利余邪。

方药:生地黄9g,怀牛膝9g,莲子9g,车前子9g (布包),山药9g, 桑寄生9g,当归9g,泽泻6g,土茯苓9g,牡丹皮6g,连翘12g,柴胡 12g。水煎服,服法同上。

三诊 (1971年4月17日):由2月26日至4月17日的50余天中一 直守上方,共服42剂。曾于3月26日及4月16日先后两次做尿培养, 均转为阴性,小便常规化验亦正常,各症消除,精神食欲恢复正常,并已 复学。诊其脉缓,舌红、苔薄白。乃拟六味地黄丸加味之丸药方,嘱服用 较长时间,以善后巩固,防其复发。

方药:生地黄、熟地黄各60g,牡丹皮30g,泽泻45g,山茱萸30g, 茯苓60g,山药45g,车前子30g,牛膝24g,黄芩30g,土茯苓45g,知 母30g,连翘 45g,金银花45g,生甘草18g。上药共为细粉,炼蜜为丸, 每日早、晚各服9g。

上述丸药服3料,计3个月余,前后共用药6个月,在服用中药期间 停用一切西药,经多次复查尿常规及尿培养均转为阴性,症状消失。

1973年7月随访,自1971年治愈后一直健康,前病未再复发。

(三)慢性肾盂肾炎 (劳淋:肾气亏虚,湿热留恋)

何某,女,50岁,干部。1995年7月3日初诊。

病史:尿频涩热痛时轻时剧,伴浮肿、腰痛1年余。经多次治疗乏效, 于今年4月30日做尿培养检验:发现大肠埃希菌生长> 10万/ml;尿常规: 蛋白 ( )、白细胞 ( )。诊断为慢性肾盂肾炎,给予多种抗生素治疗, 仍疗效不显,特专程到我院求治。

症状:查患者眼睑及手和下肢浮肿,腰及骶部酸困疼痛、时有凉麻感, 尿频不畅且有灼热疼痛。双肾区叩击痛阳性。舌尖红有小瘀点、质淡红、 苔黄腻,脉沉弦细。

辨证:属劳淋,缘湿热病邪入侵下焦肾与膀胱留恋不去,日久损正, 致肾气亏虚,膀胱气化不利,邪阻血瘀酿成此证。

治法:补肾益阴,化气利湿,清热化瘀。

方药:怀牛膝15g,桑寄生15g,狗脊15g,生地黄15g,山茱萸12g, 山药15g,牡丹皮12g,泽泻10g,土茯苓15g,白术12g,车前子12g (布包), 篇蓄30g,秦皮10g,半枝莲25g,炒黄芩10g,丹参15g。清水煎,每日1剂, 早晚分服。

复诊 (7月17日):上方连续服用14剂,尿频好转,较前畅利,热痛 明显减轻,浮肿亦减轻,余如前述。舌红苔白,脉沉细。尿常规:未见异常。 治宗前法增强扶正及清热达邪之力,用初诊方加冬虫夏草2g,三七粉3g (冲 服),柴胡15g,金银花20g。每日1剂,清水煎,早晚分服。

三诊(7月31日):上方服14剂,自觉腰痛减轻,局部仍觉凉麻感,眼睑、 手及下肢微胀,但已无明显压陷,尿利微热,大便正常。舌淡红、苔薄白, 脉沉细略弦。停药48小时后在3天内连续做3次尿培养,其结果为:经普 通培养与L型细菌培养均无致病菌生长;尿常规检验正常。该病已初步告 愈,但仍需继续服药善后巩固,以杜复发。治拟补肾,健脾化湿,肃清余邪。

方药:①怀牛膝15g,续断12g,狗脊15g,冬虫夏草2g,三七粉3g (冲服),制附子8g (先煎),生地黄15g,山茱萸12g,山药15g,牡丹皮 10g,泽泻10g,土茯苓15g,炒白术15g,车前子15g,半枝莲25g,柴胡 15g,炒黄芩10g,丹参15g。每周服6剂,间歇1天,清水煎,分早晚服。

②将上述汤药方加5倍量,烘干粉碎为细粉过80目筛,加炼制蜂蜜 适量制成蜜丸,每丸10g,早、午、晚各服1丸。此丸药仅在患者外出服 汤剂不便时服用,以免中断服药。

上述汤剂及丸剂相间服用3个月余,各症渐消除,再次尿检复查均正 常。唯腰骶部于劳累及外感后仍觉凉麻,双肾区叩击痛阴性。考虑此为腰 骶部筋肉为风寒所侵而致,与肾脏无关,乃以祛风散寒、通络止痛之外敷 药方,局部外用直达病所。

方药:荆芥10g,防风10g,羌活10g,辽细辛5g,官桂6g,制附子 10g,川牛膝12g,乳香10g,没药10g,延胡索12g,生甘草5g。

上药共为粗粉,装入布袋,隔水蒸热,热敷患处局部,每日1~2次, 每剂药可用2日。用7剂后腰骶部凉麻感渐消散,病告痊愈。

后经随访2年,病未再犯,身体健康,照常上班。

(四)慢性肾盂肾炎并肾衰(劳淋并水肿)

焦某,女,73岁。1997年8月16日初诊。

病史:尿频、涩、热痛3年余,伴腰痛、面肢浮肿、蛋白尿、肾功能不全。 曾做尿常规检查:蛋白 ( )、白细胞 ( );尿培养:大肠埃希菌> 105/ml。按慢性肾盂肾炎给予多种抗生素治疗效果不显。近时又查肾功能: 血肌酐199μmol/L、尿素氮9.43mmol/L、二氧化碳结合率21mmol/L。 自感身困乏力,四肢酸软日趋加重,食欲欠佳。既往30年前曾患过泌尿 系感染,尿频急而痛,经治愈后20余年未发作;患有2型糖尿病,饮食 控制为主,病情尚稳定;右肾囊肿病已数年。

症状:患者体瘦,面色萎黄少华,眼睑浮肿,声息低沉,尿频急不利 且有热痛,腹胀纳少,全身乏困,四肢无力,腰酸胀痛,大便尚利。舌淡 红暗、苔薄黄,脉细数无力,下肢轻度凹陷性浮肿。尿常规及肾功能如上述。

辨证:属劳淋并水肿,且有发展至关格之趋势。缘高年肾虚,又久病 邪留损正,肝脾亦亏,疏泄及转输气机失司,升降功能紊乱,气滞血瘀而致。

治法:益肾健脾,清热利湿,疏调气机,和中降浊,化瘀通淋。

方药:①怀牛膝12g,杜仲12g,生地黄12g,牡丹皮10g,猪苓12g, 泽泻12g,白术12g,土茯苓12g,柴胡10g,半枝莲20g,金银花20g, 石韦15g,桑白皮12g,白豆蔻6g (后下),决明子10g,车前子10g (布包)。 每日1剂,水煎,分2次服。

②虫草健肾宝胶囊,每次2粒,每日服3次。

复诊 (9月13日):服上药28剂,身困乏力减轻,尿利色略浑,尿热、 尿痛显减,膀胱及肛门部位有下坠感,大便略溏,腹胀,睡眠欠佳,余如 前。脉沉细弦较前有力。血压: 110/50mmHg。拟宗前法,加强补气升清, 增活血化瘀以通肾络。

方药:①初诊方加黄芪 30g,西洋参5g,丹参15g,川芎8g,炒酸枣 仁15g,去桑白皮、车前子、决明子。每日1剂,水煎分2次服。

②虫草健肾宝胶囊:服法服量同上。

三诊(10月18日):服上药35剂,诸症进一步改善,尿频减少,偶有尿 热痛,乏困及腰痛显减,睡眠改善,腹不胀,大便溏,每日1~2次,小腹 及肛门部位偶有下坠感。舌质略紫暗、苔黄腻略厚,脉细滑。肾功能:血肌 酐116μmol/L、尿素氮7.6mmol/L、二氧化碳结合率21mmol/L。尿常规: 蛋白( )、尿胆原 (±),镜检白细胞3~5/HP、黏液丝( )。血脂:总胆固 醇6.0mmol/L,三酰甘油1.96mmol/L,空腹血糖7.15mmol/L。治拟益气 升清,育阴利湿,清热通淋,稍佐化瘀,以达邪扶正兼肃清余邪。

方药:①黄芪30g,西洋参5g,柴胡10g,升麻10g,生地黄12g,猪 苓12g,茯苓12g,泽泻12g,车前子12g (布包),白术12g,砂仁6g, 丹参15g,川芎9g,炒黄芩10g。每日1剂,水煎分2次服。

②虫草健肾宝胶囊:每次2粒,每日服3次。

四诊(12月15号):上药坚持服用近2个月,除身困乏力之外,余症均消除。 舌质红、苔黄,脉弦细。尿常规:蛋白 (±)、潜血(-)、尿糖 (±)。肾功能: 血肌酐111.0μ mol/L、尿素氮6.6mmol/L、二氧化碳结合率18mmol/L。宗 前法有时随症稍事出入加减,间断服药以冀巩固。

随访至1999年4月及2012年3月,病情一直稳定,肾功能基本正常, 无浮肿,亦无尿路刺激症状。

【临证注意要点】

1.慢性肾盂肾炎的中医治疗重在辨其邪正盛衰之情势及病因、病位 与病机之所在。对全身情况虚弱,正不胜邪者应重在扶正,佐以祛邪。正 虚不甚而病邪盛实者,可先祛邪再补益正气或祛邪兼扶正,虚实兼顾。

2.本病多顽固难愈,病情迁延,积年累月,正伤邪恋,治疗须有一 个较长的过程。尤其是在病情明显好转,尿检及尿培养转为阴性之后不能 随之停止治疗,而应继续用药亦调亦补善后巩固,以防止复发。

3.慢性肾盂肾炎使用抗生素治疗一定要做药敏试验,选择敏感抗生素, 疗程应延长至6周,待尿细菌培养转阴后仍要给予抑菌治疗,抑菌疗程为 3~6个月,待病情稳定后可停用抗生素。亦可服中药调补肾脾促其完全 康复。

4.有部分患者病久不愈,且对抗生素、磺胺类、呋喃类均不敏感, 已久治多年尿培养致病菌仍为阳性,此时停用西药,转为以中医辨证论治, 坚持服药,多可收到良好效果。

以上就是养生猪苓汤禁忌,慢性肾盂肾炎不能吃什么?的全部内容了,想了解更多精彩的养生禁忌文章请关注本站。

本文由佚名发布,不代表演示站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360ziyuan.com/yszx/ysjj/9854.html